想问一下大家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通知也没法点开

读E. P. Thompson《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2)

第二部受诅咒的亚当

第六章剥削

P205 工厂对现存秩序构成了双重威胁,第一来自工业财产的所有者,他们超过了仅靠地租为收入的地主;第二种威胁来自产业工人大众。

P209 人们对工业革命的状况所做的经典描述几乎全部以棉纺织工业为基础……《迈克尔·阿姆斯特朗》、《玛丽·巴顿》和《艰难时世》等一些文学作品则使这种传统永世流传。

P210 工厂工人远非“工业革命的长子”,他们出现得比较晚……工厂工人是否构成了劳工运动的核心是值得怀疑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雅各宾主义在手工工匠当中有最深厚的根基。卢德运动的主题是小作坊的技术工人。

在1790-1830...

读E. P. Thompson《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1)

P1 我强调阶级是一种历史现象,而不把它看成一种结构。


第一部自由之树

第二章基督徒与地狱魔王

P31 卫斯理宗间接地助长了劳动人民的自信心和组织能力……在(另外一个)层面上,卫斯理宗表现为一种倒退的、或“稳定的”力量。

P41 想象本身就证明它有强大的主观动机,它在历史的能动性方面和客观一样真实,一样有效,就如我们在清教的历史上一再看到的那样。它表明人们是如何感受、如何希望的,他们如何爱、如何恨,又如何在自己的语言结构中保存了某些价值观念。

P37 非国教有两点传统在1790年以后日益重要:公有制思想和尝试始终存在;千年王国论的传统(?...

当停电的时候……

昨天是十一的第一天,只有我和另一个室友在寝室,其他两个室友回家了。本来和另外一个同学商量去安徽玩的,发现十一酒店价格飙涨,决定推迟到之后的周末。晚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洗澡回来,发现我们这层断了电。

没有电,没有wifi,不能吹头发,不能看电影,不能写作业。整个屋子一片漆黑,外面雨停了,对面书店的滚动屏幕将红色的光渗透到了房间里。我把湿湿的头发裹起来,一个人躺在床上,刷豆瓣,刷知乎。我在知乎上查,停电的时候如何打发时间,但是回答的人寥寥无几。我放下手机,突然体会到自己原来那么孤单。

我突然想到了她,她可能也在寝室,于是发了几条微信给她。回想过去,随着时间流逝,我们俩真的是越来越远了。还记得大一...

读《组织与管理研究的实证方法》第一部分

这本书是导师要我看的,确实不错,对于管理学基础的研究方法的学习很有帮助。

P12-14 一级的管理学期刊:首先是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与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这两本期刊;Journal of AppliedPsychology是心理学领域的顶尖杂志,但也发表了很多管理方面的文章;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则是探讨国际企业管理或比较管理的杂志……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的会刊Managementand Organization Review.

P18 做高质量的...

9月12日

从此以后,应追求能力之长进,不问虚名,不求分数。
常自省。

看了了不起的挑战tag下的文章,我只想说一句,呵呵。
难道那些票都是导演一个人投的吗?

12月10日

看完第一期《了不起的挑战》,我想说,这鸡汤我喝了。。。就像小岳岳最后说的,开始真的只是想吃个火锅,但是没想到会经历那么多事情走那么远的路。像乐师傅那样顺风顺水或许很好,但是当你抱定一个希望,最后你会发现你在曲折的人生路上体会到的比你开始预想的东西要多得多。想到王小波在《寻找无双》里的最后一句话:“何况尘世嚣嚣,我们不管做什么,都是困难重重。所以我估计王仙客找不到无双。”既然一切都困难重重,我们还是要接着寻找下去。

11月29日

你说心灵鸡汤这种东西,放在大陆我就觉得假得不能再假,可放在台湾我就觉得可以相信。

如果我没有什么野心,想快乐幸福过一辈子,台湾绝对是一个非常适合的地方。

但是就像家乡、母亲、童年这种东西,难过的时候想一想就好了,别指望着回到那里。

就好像崔健在《花房姑娘》里唱的一样,明知我已离不开你,我仍然要朝着大海的方向。

人活得再痛苦,也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看。

【菠萝/红兴】流浪狗传奇故事

第三章

陈柏霖感觉这次从台湾回来一切都不太对劲。

比如说张艺兴吧,这次陈柏霖到小艺兴家串门的时候,就像往常一样,偷偷把他的新铃铛藏在沙发底下,等着小艺兴一边抽抽搭搭一边磨磨唧唧:“哥哥,狗与狗之间要多点信任撒,把我的铃铛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可是这次小艺兴只是望了他一眼,然后兴趣缺缺地挪回了狗窝。

连陈柏霖的铁哥们小猪也很奇怪。往常陈柏霖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小猪都是第一个冲到他家,抢他带回来的零食,并且只有这时候的小猪像开了外挂。然而这次等了三天,陈柏霖冒着撑死自己的风险吃光了所有的零食,却连小猪的影都没有见到。

第四天的时候,陈柏霖实在按捺不住了,催着自己的主人去小猪家。

“是...